威廉·e·威尔士

梅里特·b·米勒上尉的华盛顿炮兵第三连的一门滑膛炮部署在葛底斯堡镇南部的埃米茨堡路以西,在下午1点07分发射了一枚炮弹,作为南方联盟开始轰炸公墓岭的信号。

爱德华·波特·亚历山大上校,在詹姆斯·朗斯特里特中将的要求下,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从南方联盟的三个兵团中集合并安置了170门大炮,准备参加当天下午在北美大陆上进行的最大规模的炮击。

南方联盟的膛线和滑膛炮的目标是公墓岭(Cemetery Ridge) 500码的一段,这是一片海拔较低的耕地,仅比周围地形高出40英尺。联邦军指挥官乔治·g·米德(George G. Meade)少将曾指派联邦军第二军团防守这个阵地,这个阵地占据了联邦军鱼钩状战线的中心。

指挥第二兵团的温菲尔德·汉考克少将直接控制5门大炮,编成一个炮兵旅。米德还下令从波托马克陆军的炮兵后备部队中抽调更多的炮兵连,部署在支援第二军团的部队中。更多属于联邦第一军团的联邦炮兵连占领了汉考克军团北面的土地,包括墓地山,一个比葛底斯堡高出500英尺的制高地。

在葛底斯堡战役之前,库欣参加了大部分波托马克军的主要战役和战役。
在葛底斯堡战役之前,库欣参加了大部分波托马克军的主要战役和战役。

北弗吉尼亚陆军司令罗伯特·e·李(Robert E. Lee)将军打算在1.3万名南方联盟士兵分两个半师进行步兵攻击之前进行轰炸。轰炸的目的是尽可能多地摧毁联邦军的炮台,同时挫伤步兵的士气,使他们向山脊北端一处引人注目的矮栎树林冲去,这片树林后来被称为“森林”。一旦他们突破了北军的防线,南军的步兵就会向左转进攻并占领公墓山,这是北军整个阵地的关键。

随着南方联盟军轰炸的强度越来越大,一场铁弹和炮弹的风暴劈开了山脊和它的背坡。战斗的第三天,气温几乎达到了90华氏度,灼热的高温并没有驱散炮火和北军在山脊上密集的反炮台火力所产生的浓烟。

在汉考克炮兵旅的五个连中,阿朗佐·h·库欣中尉的连受损最重。这位22岁的军官1861年6月毕业于西点军校,立即被任命为美国第4炮兵少尉。他是美国第4炮兵A炮台的指挥官,该炮台配备了6支3英寸口径的步枪。

南军对其阵地的轰炸持续了两个小时,在炮击过程中,库欣的肩膀和腹股沟都被弹片击中。弗里德里希·富格(Frederick Fuger)中士恳求库欣到后方去,但库欣拒绝了这一请求。在该连的另外两名中尉伤亡后,富格成为了次长。“不,我就呆在这里,要么战斗到底,要么在战斗中死去,”他回答说。

库欣1841年出生于威斯康星州的德拉菲尔德。当他的父亲过早去世后,他的母亲把家搬到了纽约的弗雷多尼亚(Fredonia),与亲戚住在一起。库欣于1857年进入美国军事学院学习。1861年6月毕业后,他立即向华盛顿特区报告,在那里他训练了应征炮兵,并加入了东北维吉尼亚陆军,向第一布尔朗进发。

在1862年春天的半岛战役中,库欣在少将埃德温·萨姆纳(Edwin Sumner)手下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军械军官。在弗雷德里克斯堡战役中,他再次为指挥右大师团的萨姆纳效力,担任地形工程师。

在1863年5月的昌瑟勒斯维尔战役中,他获得了美国第4炮兵A连的指挥权,在那里他的炮兵连被分配给达留斯·库奇少将的第二军团。

1861年6月,库欣从西点军校毕业后,就去了华盛顿,在那里训练志愿军。
1861年6月,库欣从西点军校毕业后,就去了华盛顿,在那里训练志愿军。

在汉考克的带领下,经过重组的联邦第二军团于7月1日上午抵达马里兰州的坦尼镇。这个城镇距离葛底斯堡14英里,葛底斯堡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南部,有10条公路相连,因此具有特殊的战略重要性。

联邦第二军团的士兵在7月2日凌晨3点醒来,从坦尼镇北部的宿营地出发,向葛底斯堡进发。他们在早晨5点40分日出后到达战场。他们离开了坦尼镇路,穿过农田来到墓地岭。约翰·吉本准将的师在山脊北端的第二军团战线右侧占据了一个位置。吉本把威廉·哈罗准将的旅安排在左边,诺曼·霍尔上校的旅安排在中间,亚历山大·韦伯准将的旅安排在第一军团旁边的右边。

吉本直接指挥两个炮兵连。他命令弗雷德里克·布朗中尉的罗德岛第1炮兵连B炮兵连(配备6门12磅滑膛炮)支援霍尔旅,并命令库兴炮兵连支援韦伯旅。

韦伯的旅,主要由来自费城的爱尔兰移民组成,占领了一片杂草丛生的田地,那里有一堵矮矮的石墙,标志着财产边界,沿着山脊向南延伸,向西转100码,然后又向南平行于山脊。这个地区后来被称为“天使”。

库欣的炮兵连的核心是正规军的退伍军人,其余都是调到炮兵部队的步兵。他亲自训练他们,像大多数优秀的指挥官一样,他是一个严格的纪律制定者。作为他们在战斗中的阵地的那块土地上布满了灌木丛和岩石,所以库欣立即让他的人开始清理地面,为炮台的膛线炮、弹药箱和战马开路。

7月2日下午晚些时候,南军第二军团和第三军团的一个师向北军左翼发起进攻。下午六时。安布罗斯·赖特准将的乔治亚旅陆军少将理查德·h·安德森第三兵团师攻击吉本的中心。霍尔旅的两个团和韦伯旅的一个团向前推进,阻止了进攻。战斗很快变得激烈起来,韦伯派他的整个旅去对付赖特的左翼团。来自第二军团的三个炮兵连(其中一个是库兴的)投入了战斗,以支援吉本的步兵,并确保他们击退了格鲁吉亚人,以及卡诺·波西准将的密西西比旅,后者以半心半意的方式攻击了领导较好的格鲁吉亚人的左侧。

费城旅四个团之一的第69宾夕法尼亚团的安东尼·麦克德莫特写道:“我们以毁灭性的火力迎战(格鲁吉亚人的)冲锋,他们在混乱中被迫后退。”“我们向他们无序的队伍中一枪一枪地扫射,他们的防线被打断了,变得稀疏了,直到他们变成了一群灰心丧气的暴徒。”

2014年,奥巴马总统在白宫为库欣的后代颁发了荣誉勋章。
2014年,奥巴马总统在白宫为库欣的后代颁发了荣誉勋章。

格鲁吉亚人袭击了布朗的部分炮台;然而,北军步兵缴获了全部火炮,只剩下一门火炮。赖特事后痛苦地抱怨说,他的攻击没有得到很好的支持。他损失了1450人中的873人。

南方联盟军第一军团的指挥官朗斯特里特在上午9点就向亚历山大上校下达了命令,委托他负责监督南方联盟军的火炮安置。

四小时后,南方联盟的炮兵和步兵已经就位,进行后来著名的皮克特冲锋。

吉本的师可以抵挡南方联盟军最猛烈的进攻。7月3日上午,库欣的炮兵连就在山脊下方,位于韦伯旅的宾夕法尼亚第71旅和宾夕法尼亚第72旅之间。就在他的火力线的左边,宾夕法尼亚第69团守卫着树林森林前的石墙。按照当时炮兵的标准做法,软炮排在火炮后面的第二排,弹药箱排在软炮后面的第三排。

炮兵连和吉本师团的阵地俯瞰着神学院和公墓山脊之间广阔平原上的农田。埃米茨堡路处于双方交战的无人区。埃米茨堡路两边都有木栅栏。对于正在前进的南军来说,栅栏是一个障碍,在他们前进的过程中会延长他们暴露在北方军炮火下的时间。

当炮弹和弹壳雨点般落在吉本的师团上时,步兵和炮兵都争先恐后地寻找他们能找到的任何掩体。库欣和陵园岭和陵园山沿线的其他联邦军炮长向炮手们喊着要他们的火炮配备人员。几分钟后,北军的大炮开始向南军的炮台还击。尽管南方邦联炮兵的炮火越过了公墓岭,但仍有足够的炮火直接落在山顶上,对北方军的炮台造成了相当大的破坏。弹药箱爆炸了,枪炮被卸下来,马车和车架被撞得粉碎。

南方邦联准将刘易斯·阿米斯特德率领他的维吉尼亚人在《角度》中冲过了库欣的一门炮。
南方邦联准将刘易斯·阿米斯特德率领他的维吉尼亚人在《角度》中冲过了库欣的一门炮。

当他的一门炮的轮子垮掉时,操纵它的炮兵就四散奔逃。库欣怒气冲冲地冲到那些人身边,逼他们回到枪前。他拔出手枪,威胁说,任何未经他允许就弃枪而去的炮兵都要枪毙。他们拼命工作,在枪上安装了一个备用轮子。

年轻的库欣中尉,久经沙场,在整个考验中保持着冷静的态度。在确定目标后,他向监督炮组调整炮台火力的其他副官和士官下达命令。他的一名手下写道:“他……在开枪的间隙用玻璃杯不停地对着眼睛和孩子们说话,观察我们开枪的效果。”随着轰炸时间的推移,南军炮兵的猛烈炮火击毁了库欣六门火炮中的四门。

轰炸结束后,库欣发现他只有两支能用的枪,而且没有足够的人来使用它们,所以他请求宾夕法尼亚旅的志愿者来帮助他。然后,他请求韦伯允许他把这些枪运到城墙上,让它们与宾夕法尼亚69步兵团的士兵穿插在一起。宾夕法尼亚69步兵团已经把他们的战线向北延伸到西北角。这位头脑冷静的将军在整个轰炸过程中一直站在那里,靠着剑,抽着雪茄,他赞成这个决定。

库欣订购了额外的弹筒,一种杀伤弹,铁球装在一个锡罐里,离开枪口后喷出去,堆放在他的枪旁边。当身穿灰衣的士兵潮水般向前冲去时,库欣指挥着向联盟军发射的每一枚炮弹,他们正从埃米茨堡路向山上的角落处的石墙涌去。逼近城墙的南军属于理查德·加内特准将和路易斯·a·阿米斯特德准将率领的弗吉尼亚旅。当维吉尼亚军到达距离城墙不到100码时,库欣命令炮手改用双筒炮。

南方联盟军正快速逼近,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前进的过程中装填弹药并开火。当南军攻入阵地,准备攻占炮台时,库欣向福格尔喊道,他将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当他抓住挂绳准备发射火炮时,一颗南方联盟的子弹穿过他的嘴,他当场毙命。库欣摔倒在用来移动枪尾的手钉上。他的尸体被联邦士兵抬到了后方。

库欣被埋葬在西点军校。在那时候,荣誉勋章是不授予在内战中死后的士兵的。威斯康星州居民玛格丽特·泽威克住在库欣父亲曾经拥有的土地上,她在20世纪80年代末联系威斯康星州国会议员,要求向库欣颁发荣誉勋章。他在2002年被正式提名,美国陆军在2010年批准了提名。2014年,奥巴马总统在白宫为库欣的后代颁发了荣誉勋章。

回到这个问题上